威士忌专栏

威士忌专栏
29 May 2013
04:45

萨姆•西蒙斯——必读:《苏格兰威士忌:过去与现在》,大卫·戴希斯(1969)

1960年左右时,情况与现代基本相同:音乐无处不在,时尚去而复返,在四十多年中理想尽管受到无情的压迫,但是仍然生机勃发,从未被撼动。然而,威士忌的世界却不一样。

1969年,苏格兰有14个谷物酒厂和108g个麦芽酿酒厂。如果我炫耀昨夜品尝过的绝妙“朋尼维山”(Ben Nevis)酒或“湖滨”(Lochside)酒,有人可能立即会问,“单一纯麦还是谷物?”那时,“艾伦港”(Port Ellen)、“罗斯班克”(Rosebank)和“山坡”(Hillside)都在进行生产。只有极少数单一纯麦威士忌销往苏格兰之外的地方。30年斯佩塞(Speyside)单一纯麦威士忌装瓶后,加上了“格伦利威(Glenlivet)”作为后缀,其中包括“苏格兰百富-格伦利威”。苏格兰威士忌那时主要是调和型,也有一些单一纯麦威士忌。销量历经十年期史无前例的增长而后又是戏剧性地狂跌。不过,今天情况也大抵如此。

大卫·戴希斯(David Daiches)出生于桑德兰,其后随全家搬往爱丁堡,并在那里长大。他曾先后就读于爱丁堡大学和牛津大学。在二战爆发前,他出版了他的第一部诗歌作品研究《地方和意义》。二战爆发时,他开始制作宣传册,并为驻华盛顿英国大使馆撰写演讲稿。他继续出版各种各样的作品,并任教于十所英国、美国和加拿大大学,创办了苏塞克斯大学的英语系,并担任了布克奖的评委。

当然,他也是个能抽出时间钓鱼的有生活情趣之人。

《苏格兰威士忌:过去与现在》是他出版的第29本书。它既不是对威士忌行业的技术研究,也不是对威士忌历史、错误和胜利的批评或评估。他甚至在序言中写下免责声明:“本书并没有完整、权威地介绍苏格兰威士忌的所有方面。”从中可以看出,对戴希斯而言,虽然《苏格兰威士忌:过去与现在》像是一封写给威士忌的情书,但他仍旧以学术的角度,作为一位客观的研究人员在写这一本著作:没有主观的判断或玩世不恭,没有过分青睐或反工业偏见,而这些恰恰是当时大多当代艺术作品的主题。

这表明了1969年和今天的主要区别。如今的写作方式已经逐渐走向民主化,要出版关于威士忌的长篇介绍,不必非得是白人(犹太人)男性学者,游历记者可以,调酒师可以,博客作家可以,你可以,我也可以。

但是,我们可以做些什么呢?我们能捕捉住它崇高的主题和恒久的价值吗?戴希斯的工作依然有着深远的意义。它仍然是记录苏格兰威士忌社会和文化历史的深刻见解和宝贵资源。如果说《一生不可错过的2796种威士忌》能够深谙其意,那么我会脚跳拖鞋,怡然不停啜饮。

其他最新讯息

新闻图标
取酒器的历史点滴

在过去,酿酒厂工匠口渴时会使用筒状的取酒器插入酒桶中偷偷取出少量威士忌饮用。在拉回取酒器后,工匠就会用木塞塞住取酒器的口。然后取出的威士忌会被拴在他的腰带上,这让工匠裤腿稍微降低一点。

新闻图标
手工艺的智慧

众所周知,制作工艺是苏格兰百富精神的核心。从苏格兰百富威士忌,到与苏格兰百富合作的世界各地的工匠,所有的一切都彰显着对制作工艺的至高追求。即便在生产规模改变,生产技术提高的情况下,苏格兰百富仍然坚定地保持着传统的威士忌制作方法。几年前,电影制作人詹姆斯·罗根前往苏格兰百富酿酒厂,拍摄了一部讲述苏格兰百富首席调酒大师大卫·斯图尔特在格兰父子酒厂50年工作历程的电影。他亲眼见证了这份坚持。

新闻图标
衷心祝贺旧木桶再利用比赛的获胜者

旧木桶再利用竞赛取得了圆满成功。最终的奖项颁给了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幸运儿丹尼斯,他将旧木桶制成一个独特精致的威士忌酒柜,用于盛放最喜欢的酒。

新闻图标
山姆•西蒙斯——喝威士忌的人(第二部分:年龄)

我26岁时第一次接触威士忌。在那之前,我喝过很多吉布森鸡尾酒和姜汁啤酒,但是直到我去了苏格兰,威士忌才真正闯入了我的生活。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我还头发浓密,贷款学习,打两份工。貌似我并不是威士忌的受众。

存档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