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专栏

威士忌专栏
25 Mar 2013
14:28

萨姆·西蒙斯——关于麦芽威士忌和产地

尽管我为了苏格兰威士忌放弃了学术深造,但我还是觉得我与学术氛围密切相关。所以当收到伦敦大学一月底的演讲邀请时,我便欣然接受了。

此次演讲由《泥炭、烟熏和烈酒》一书的作者安德鲁·杰夫德主持,嘉宾包括尼克·摩根博士(帝亚吉欧公司威士忌外联主席),吉姆·麦克尤恩(布鲁克莱迪克)和乔治·克劳福德(拉加维林)。

杰夫德介绍了此次活动,并提出了需要讨论的问题。“艾雷岛赫布里底生产的威士忌世界闻名。但是,这些威士忌的独特之处在哪里?是岛上的物理属性、气候、水、大麦和泥炭的优势,还是几个世纪的技艺积淀和人类在麦芽酿造、蒸馏过程上的经验积累所致?”

每个小组成员都有机会说明他们的观点。首先是充满学术气的尼克,然后是热情洋溢的吉姆,最后是平易近人的乔吉。

此次活动的目的不是为了“证明”外部环境对威士忌的影响,而是要了解其中的差异从何而来,而且显然也不会有最后的赢家(不过论幽默感肯定是吉姆最高)。小酌之后,我们开始随意讨论起来,讨论“高地”、“斯贝河”、“坎贝尔城”和“艾雷”对全世界苏格兰威士忌的重要意义。但我想,如果撇开这些主题词,讨论效果也许会更好。

人们品尝苏格兰百富的原因,是否在于其酿酒工艺?是的,我们当然坚信这一点,并始终坚定保护和传承着苏格兰百富的五大稀世酿酒工艺。但苏格兰百富的口味是因为酒厂位于斯贝河边吗?苏格兰百富威士忌的口味与苏格兰(确切的说是达夫镇)其他酒厂都不相同。实际上,我们离有斯贝河有4英里远,但苏格兰百富蒸馏仓后却有一条芬迪河,也许我们更该叫做“芬迪河畔”威士忌酒厂?

您认为呢,是不是苏格兰威士忌也有着地域之分?

其他最新讯息

新闻图标
取酒器的历史点滴

在过去,酿酒厂工匠口渴时会使用筒状的取酒器插入酒桶中偷偷取出少量威士忌饮用。在拉回取酒器后,工匠就会用木塞塞住取酒器的口。然后取出的威士忌会被拴在他的腰带上,这让工匠裤腿稍微降低一点。

新闻图标
手工艺的智慧

众所周知,制作工艺是苏格兰百富精神的核心。从苏格兰百富威士忌,到与苏格兰百富合作的世界各地的工匠,所有的一切都彰显着对制作工艺的至高追求。即便在生产规模改变,生产技术提高的情况下,苏格兰百富仍然坚定地保持着传统的威士忌制作方法。几年前,电影制作人詹姆斯·罗根前往苏格兰百富酿酒厂,拍摄了一部讲述苏格兰百富首席调酒大师大卫·斯图尔特在格兰父子酒厂50年工作历程的电影。他亲眼见证了这份坚持。

新闻图标
衷心祝贺旧木桶再利用比赛的获胜者

旧木桶再利用竞赛取得了圆满成功。最终的奖项颁给了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幸运儿丹尼斯,他将旧木桶制成一个独特精致的威士忌酒柜,用于盛放最喜欢的酒。

新闻图标
山姆•西蒙斯——喝威士忌的人(第二部分:年龄)

我26岁时第一次接触威士忌。在那之前,我喝过很多吉布森鸡尾酒和姜汁啤酒,但是直到我去了苏格兰,威士忌才真正闯入了我的生活。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我还头发浓密,贷款学习,打两份工。貌似我并不是威士忌的受众。

存档新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