威士忌专栏

威士忌专栏
18 Jul 2013
04:54

萨姆·西蒙斯——喝威士忌的人(第一部分:引子)

威士忌是富人的专属

女士们不喝威士忌

长者们才喝。

日本、中国以及某些遥远地方的人们都喝苏格兰产的威士忌。

但故事要从更贴近生活的事实开始讲起……

对大多数人来说,喝威士忌是一种后天养成的品味,他们在击败对手后欣喜、兴致高昂时,都会来点威士忌。

威士忌已经声名鹊起,一度只有少数人品鉴的威士忌已经得到了广泛认同,而且它能赋予人一种自豪感,一种纯粹的喜悦,一种傲娇,一种持续的热情。

威士忌的名字之多,令人难以应付,我们要不断学习那些奇怪的名字,找机会来使用。例如“布纳哈本”、“奥斯鲁斯克”、“欧本”等等。然后还要学习更多与它相关的词汇,如“雅致”、“打兰”、“水切”等。然后我们还要进入下一阶段,例如“雪利桶”、“波旁桶”、“大桶”直到最后了解“桶装酒精浓度”、“ 非冷凝过滤”、“焦糖”、“传统地板发芽法”等等。

掌握了这些词汇后,我们在品鉴威士忌时,就可以用到上述说法,例如“欧本是用焦糖着色的”,“我一般不喝冷凝过滤威士忌”,“如果以桶装酒精浓度装瓶会更好”,“XX年份的威士忌更好”。

一知半解的情况并不妙。

那么,哪些人会喝威士忌呢?一般来说,喜欢或至爱威士忌的人才会喝。我经常听到爱酒人士说出上面这样的话。当然我本人有时也会说。所以有趣的是,大多数狂热的爱酒者最终会成为批判家,从在线论坛或博客中就可见一斑。

在今年早些时候《大西洋报》上发表的一篇文章中,诺亚·博拉斯盖写道,“极客主义是建立在文化知识基础上的,它取决于你了解多少知识,了解什么知识,你比别人领先了多少。人们会刻意使用这种知识,将它作为一种身份的象征,乃至一种权力”。这种对事物的狂热最终会产生一种批判,是不是只有威士忌行业如此呢?

不首先尝试着去了解谁在喝威士忌,我们就无法正确对待这一问题,所以我们需要了解谁在喝威士忌,哪里的人在喝威士忌,他们又为什么会喝威士忌。

其他最新讯息

新闻图标
取酒器的历史点滴

在过去,酿酒厂工匠口渴时会使用筒状的取酒器插入酒桶中偷偷取出少量威士忌饮用。在拉回取酒器后,工匠就会用木塞塞住取酒器的口。然后取出的威士忌会被拴在他的腰带上,这让工匠裤腿稍微降低一点。

新闻图标
手工艺的智慧

众所周知,制作工艺是苏格兰百富精神的核心。从苏格兰百富威士忌,到与苏格兰百富合作的世界各地的工匠,所有的一切都彰显着对制作工艺的至高追求。即便在生产规模改变,生产技术提高的情况下,苏格兰百富仍然坚定地保持着传统的威士忌制作方法。几年前,电影制作人詹姆斯·罗根前往苏格兰百富酿酒厂,拍摄了一部讲述苏格兰百富首席调酒大师大卫·斯图尔特在格兰父子酒厂50年工作历程的电影。他亲眼见证了这份坚持。

新闻图标
衷心祝贺旧木桶再利用比赛的获胜者

旧木桶再利用竞赛取得了圆满成功。最终的奖项颁给了来自阿姆斯特丹的幸运儿丹尼斯,他将旧木桶制成一个独特精致的威士忌酒柜,用于盛放最喜欢的酒。

新闻图标
山姆•西蒙斯——喝威士忌的人(第二部分:年龄)

我26岁时第一次接触威士忌。在那之前,我喝过很多吉布森鸡尾酒和姜汁啤酒,但是直到我去了苏格兰,威士忌才真正闯入了我的生活。那是很久以前了,那时我还头发浓密,贷款学习,打两份工。貌似我并不是威士忌的受众。

存档新闻 »